康恩贝(600572.CN)

康恩贝:唯一销售过十亿产品出医保 研发不够投资凑

时间:20-01-03 18:52    来源:中国经济网

新浪财经讯 2019年12月31日,康恩贝(600572)公告称,公司拟以自有资金出资5亿元与外部机构合作投资设立沃康产业基金(基金规模拟不低于15 亿元),主要投资生物医药、大健康以及与公司业务高度协同行业的相关标的。而前不久12月18日,公司称,拟出资5000万元以增资方式取得喜鹊医药5.6995%的股权,以谋求公司在现代中药和植物药的创新领域可持续发展。

今年以来,公司唯一销售过十亿的产品先后被列入重点监控用药、被移出医保目录,导致主力产品销量下滑,生产该药的子公司贵州拜特前三季度净利润下滑7.10%,收购贵州拜特形成的7.40亿元商誉计提7913万元,导致康恩贝前三季度净利润也同比下滑32.88%至5.25亿元。

公司自上市以来采用重销售轻研发的商业模式,导致公司近年来自研产品竞争力不足,公司内生增长动力不足,多年来采用外延式并购获得有竞争力的产品,同时通过对外投资来增厚自身的业绩,但并购所带来的高商誉、高风险等问题也在不断显现出来。

唯一销售过十亿产品移出医保 新长征1号工程又远了一步

公司成立于1993年,于2004年上市,专注医药主业,主要从事药品研发、制造及批发与经销业务。2019年上半年,中药(现代植物药)、化学药品、原料药、保健品分别实现营收22.22亿元、8.62亿元、2.51亿元、1.28亿元,营收占比分别为61.80%、23.96%、6.97%、3.55%,主要产品涵盖心脑血管疾病、消化系统疾病、呼吸系统等治疗领域。

公司销售额最高的产品为中药中的丹参川芎嗪注射液,该药曾在国内心血管疾病治疗用药市场中位居前列,在2017年多个省份的地方增补目录中,丹参川芎嗪注射液在2017年和2018年的销售额分别为10.35亿元和17.60亿元,为公司唯一销售过十亿元的产品,2017年和2018年对公司的营收贡献比率分别为19.55%、25.94%。

公司于2014年6月出资9.945亿元收购贵州拜特51%股权,由此获得后者的核心产品丹参川芎嗪注射液。由于受国家医药改革、医保控费、医保限制用药等政策落地实施并收紧,丹参川芎嗪注射液在公立等级医院的销售一直处于缓慢下降阶段,导致丹参川芎嗪注射液的销量在2016年和2017年有所下降,贵州拜特净利润在2016年和2017年分别同比下滑6.94%、11.21%至3.88亿元、3.45亿元。

2017年3月, 贵州拜特成立贵州拜特医药销售有限公司,采取加大营销网络体系投入、强化市场营销力度等措施,使丹参川芎嗪注射液销量2018年呈现启稳回升态势,2018年、2019年上半年丹参川芎嗪注射液销量分别同比增长14.00%、4.91%,2018年丹参川芎嗪注射液销售额同比大幅增长70%至17.60亿元,2018年、2019年上半年,贵州拜特净利润同比增长8.36%、0.85%至3.73亿元、2.17亿元,分别为康恩贝贡献46.19%和51.61%的净利润。

但2019年来,丹参川芎嗪注射液先后于7月被列入《重点监控目录》、于8月被剔除出《医保目录》,其市场销售从三季度起开始出现下降,2019年1-9月销量同比下降8.94%,营业收入同比下降6.22%,并使生产丹参川芎嗪注射液的子公司贵州拜特2019年1-9月净利润同比下降7.10%,2019年前三季度康恩贝净利润也同比下滑32.88%至5.25亿元。

2017年4月,康恩贝启动了康恩贝新长征1号工程——康恩贝大品牌大品种工程,力争在五年内培育出10个超10亿大品牌或大品种,包括“康恩贝”肠炎宁系列、“前列康”牌普乐安及坦索罗辛系列、“金笛”牌复方鱼腥草合剂和“珍视明”牌滴眼液及眼健康系列产品,如今该工程一半的时间过去了,仅有丹参川芎嗪注射液1个收入过10亿的品种,而该品种受到政策的不利影响,未来营收不确定性较大,公司离10个超10亿品种的目标似乎又远了一步。

自身研发投入不够并购来凑 增资喜鹊医药后拟成立产业基金

近两年来,为了推进丹参川芎嗪注射液的销售额,公司不断加大销售费用的投入。2017年、2018年销售费用分别同比增长48.59%、49.84%至22.84亿元、34.22亿元,导致销售费用率也从2016年的25.53%大幅增长至2017年的43.14%和2018年的50.42%,2018年公司销售费用率在整个行业中也偏高,同花顺数据库申银万国二级行业统计的67家中药企业中,销售费用从高到低排名中,康恩贝排第13位,高于平均值32.67%。

与高额销售费用投入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公司的研发投入,2017年、2018年、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的研发投入分别为1.51亿元、1.83亿元、1.29亿元,分别为同期销售费用的6.62%、5.36%、4.77%。

研发投入不足,导致公司近年来的研发进程也较缓慢。自上世以来,公司的研发资本化率均为0。截至2018年末,公司各类在研项目108项,其中化学药63项,包括仿制药52项,创新药11项;中药24项,包括创新中药2项。项目进度方面,2018年,公司6个品种通过审评获得批件,7个品种进入审评阶段。2018年年报披露的六个主要研发项目,目前均处于研究阶段,并未取得实质性进展。

梳理公司的资本运作可知,公司自上市以来热衷于资本运作,可以说研发不够并购凑。公司在2004年上市不久接连收购了佐力药业、上海安康医药(现上海康恩贝医药)等,2009年收购天施康,获得肠炎宁、夏天无、珍视明等不少独家产品,其中肠炎宁和珍视明为公司大品种大工程项目产品。

其中,佐力药业为公司贡献了很大部分的投资收益,2011年佐力药业上市导致公司持股比例下降,公司按会计准则确认下降部分股权的投资收益,2011年公司投资收益为9064万元,占当期净利润的近30%。2014年、2015年公司的投资收益占同期净利润比例更是分别高达31.64%、40.22%。

近期,公司在12月先后公告称,拟投资喜鹊医药和合作设立产业基金,目前公司均尚未签署投资协议。

2019年12月31日,康恩贝公告称,公司拟以自有资金出资5亿元与外部机构合作投资设立沃康产业基金(基金规模拟不低于15 亿元),主要投资生物医药、大健康以及与公司业务高度协同行业的相关标的。

12月18日,公司称,拟出资5000万元以增资方式取得喜鹊医药5.6995%的股权,以谋求公司在现代中药和植物药的创新领域可持续发展。

喜鹊医药是一家临床阶段的创新药物研究与开发公司,专注于开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药物。公司称,作为股东身份有利于公司与喜鹊医药在现代植物药、中药创新项目研发等业务层面开展进一步合作,利用喜鹊医药的创新研发优势,通过 MAH 形式或产品权力转移的形式不断完善和丰富公司的产品线。本次投资完成后,公司与标的公司未来可能因发生委托药品研发等合作产生潜在的关联交易。(邓柯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