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商誉减值7.7亿 康恩贝“易主”国资

发布时间:2020-04-16 16:45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本报记者 夏治斌 曹学平 上海报道

近日,浙江康恩贝(600572)制药股份有限公司(600572.SH,以下简称“康恩贝”)发布公告,其控股股东康恩贝集团拟向浙江省国际贸易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国贸”)全资子公司浙江省中医药健康产业集团转让所持有的康恩贝5.33亿股股份,占康恩贝总股本的20%。

上述交易完成后,康恩贝将成为浙江国贸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胡季强变更为浙江省国资委。

对于实控权的转让,胡季强在康恩贝官方微信公众号“连线康恩贝”发布的《胡季强董事长的一封信》中坦言:“对于我本人以及康恩贝集团董事会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

“易主”国资委背后,康恩贝2019年业绩预亏公告称,预计2019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亿元至2.9亿元间,同比下降幅度约为125%至136%。

对于2019年度业绩预计大幅下降并出现亏损的原因,康恩贝方面表示,康恩贝全资子公司贵州拜特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拜特制药”)核心产品丹参川芎嗪注射液市场销售量和收入出现较大幅度下滑,2019年下半年净利润同比大幅下降。

不仅如此,康恩贝预计该核心产品未来可预见时间内市场销售将呈下降趋势,因此拟对收购贵州拜特制药股权所形成的商誉及无形资产计提减值准备约7.7亿元。

除去核心产品销量及收入大幅度下滑外,贵州拜特制药近期还因牵涉贵州省食药监局医疗器械处原副处长(主持工作)、药品(药品化妆品)注册处原处长罗志受贿案,涉案金额2万元,颇受舆论关注。

对于贵州拜特制药卷入受贿案中的2万元的出处及其他相关问题,4月8日,《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致函康恩贝董秘杨俊德,其表示,公司曾向其总经理薛捷本人了解过,2万元是2017年以前每年过年过节送的卡累计金额。而对于2万元是否出自公司,对方仅表示:“看法律文书,法院已经认定了。”

而对丹参川芎嗪注射液后续的销量提振措施,以及贵州拜特制药净利下滑是否与产品单一存在关系,杨俊德表示会看采访函,但截至记者发稿,尚未收到对此问题的回复。

“利润奶牛”跌下神坛

公开资料显示,康恩贝是一家以现代中药和植物药为核心业务的制药企业集团,成立于1993年,并于2004年在上交所上市。康恩贝及其子公司药品剂型包括片剂、胶囊等20多个制剂,还包括缓释、速释等新型制剂,主要产品涵盖心脑血管疾病、消化系统疾病等治疗领域。

而康恩贝销售额最高的产品便是丹参川芎嗪注射液,曾是公司唯一销售过10亿元的明星产品,该产品临床上主要用于治疗冠心病、心绞痛、心肌梗死、缺血性中风、血栓闭塞性脉管炎等心脑血管疾病。

丹参川芎嗪注射液则是贵州拜特制药的核心产品,2014年6月,康恩贝收购贵州拜特制药51%的股权,便由此获得丹参川芎嗪注射液。

根据当时的收购公告显示,丹参川芎嗪注射液产品的销售收入几年来占贵州拜特制药的营业收入均在93%以上。2015年4月,康恩贝再以9.555亿元受让自然人朱麟持有的贵州拜特制药剩余的49%股权。

2014年,贵州拜特制药净利润3.07亿元;2015年,贵州拜特制药净利润为4.17亿元。但在2016年和2017年,由于丹参川芎嗪注射液的销量有所下降,这也使得贵州拜特制药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6.94%、11.21%至3.88亿元、3.45亿元。

2017年,贵州拜特制药出资4000万元新设立全资子公司贵州拜特医药销售有限公司,受此影响,丹参川芎嗪注射液销量开始反弹。

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丹参川芎嗪注射液实现销量9201万支,同比增长14%,实现销售收入17.6亿元,同比增长70.05%;2019年上半年,丹参川芎嗪注射液销量再次同比增长4.91%,贵州拜特净利润同比增长0.85%。

但在2019年7月,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办公厅公布的《关于印发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化药及生物制品)的通知》(国卫办医函〔2019〕558号),丹参川芎嗪注射液产品被列入该目录。

受此政策影响,2019年下半年起贵州拜特制药的核心产品丹参川芎嗪注射液市场销售量和收入出现较大幅度下滑。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1~9月销量同比下降8.94%,营业收入同比下降6.22%。

康恩贝在2019年业绩预亏公告中称,上述相关政策的逐步落实带来的影响还将持续深化,预计未来丹参川芎嗪注射液产品市场销售存在继续下降趋势,并且市场也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因此,公司根据有关规定经对相关资产进行减值测试,本期拟对收购贵州拜特制药所形成的商誉及无形资产计提减值准备约7.7亿元。

原高管卷入受贿案

贵州拜特制药成立于1994年7月,坐落于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麦架镇新材料产业园,由香港第一兴业有限公司投资设立,主要产品为丹参川芎嗪注射液,主要应用于心血管、脑血管、骨科、肾内科、内分泌科等领域。

时间调拨到2014年4月,康恩贝以现金9.945亿元受让朱麟持有的贵州拜特制药51%的股权,彼时朱麟则是贵州拜特制药的唯一股东。

后在2015年6月,康恩贝再以现金9.555亿元受让朱麟持有的贵州拜特制药的49%股权,自2015年6月1日起,康恩贝持有贵州拜特制药100%的股权,贵州拜特制药成为康恩贝全资子公司。

与彼时因康恩贝的大手笔收购受到关注不同的是,此番贵州拜特制药受到关注却因卷入受贿案。

日前,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了罗志受贿案的《二审刑事裁定书》。

该裁定书显示,被告人罗志在担任贵州省食药监局医疗器械处副处长(主持工作)、药品(药品化妆品)注册处处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单独、伙同他人为相关企业谋取利益,并收受相关企业的好处费。

在罗志单独受贿的181.6万元中便包括收受薛捷的2万元。天眼查显示,2017年2月7日,贵州拜特制药高级管理人员备案和投资人变更后均出现薛捷的名字。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6月26日,在贵州医科大学药学院“拜特奖学金”颁奖暨校企合作授牌仪式上,薛捷以贵州拜特制药总经理身份出席并讲话。

杨俊德向记者表示,薛捷目前已不在公司任职。而关于薛捷何时离职的,杨俊德并未回答。

记者从天眼查查询获悉,薛捷的曾经在外任职便包括贵州拜特制药。除此之外,薛捷还曾以4万元参股一家名为北京班尼特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担任公司监事,但目前该公司的经营状态已为注销。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